广州心理咨询
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
专业 · 权威 · 创新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心理咨询服务 > 职场人际 >

所谓30而立,哪有什么胜利可言,挺住就是一切

来源:为本教育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12 10:52 标签:胜利

导语:这小半年来,不知道我为什么就是不开心。 就像心里塞了一小团乌云。这种感觉从春天开始就包围了我,如今都秋凉了,依然没有缓解。我尝试运动,旅游,拼命工作,收了128个快递,

  这小半年来,不知道我为什么就是不开心。

  就像心里塞了一小团乌云。这种感觉从春天开始就包围了我,如今都秋凉了,依然没有缓解。我尝试运动,旅游,拼命工作,收了128个快递,还是不开心。鼓起勇气跟老公说:我是不是抑郁了?他说:抑郁总得有个理由吧,现在的生活不是挺顺利的吗。我猜他心里真正要说的词是:矫情。 环顾四周,没有天灾人祸,一切可称得上平安顺遂,可我还是郁郁寡欢。具体表现在很多细节上:

  没干啥体力劳动,但总觉得累;越来越不愿结交陌生朋友,超过5个人的社交场合就准备逃跑;对很多事都失去了热情,旅行超过10天就想回家;一部电影分三次才能看完,每次都是看到一半就睡了过去;熬夜不再有快感,只会带来疲惫,没有懒觉可睡,生物钟倔强地每天7点半叫早;

  最怕半夜醒来,浮生千万绪一股脑涌上来的窒息感,才人生过半,怎么会有那么多悬而未决的事儿啊……每天最放松的时候,就是孩子睡着后,躺在沙发的躺椅上刷手机——和婆婆同住的那几个月,我连这点小确幸都放弃了,以免让长辈看出我懒散颓废。

  三十之后,我莫名对微博上群嘲的中老人产生了共情。丝巾、广场舞、养生谣言、中老年表情包……他们拼命折腾,不就是为了证明自己还热烈地活着嘛。我一边觉得他们土憨,又一边忍不住自我审视,现在很多鲜肉偶像的名字我都已经叫不上来了,什么时候轮到我被时代抛下?好像也不太远了。像我妈,年轻时也算个女文艺青年,不到40岁的时候,每每路过广场,看到成群结队的老年妇女穿着红色羊毛衫舞扇子,就低声嘀咕:有点俗,我老了肯定不会这样。结果还没到50,她也穿上了红色羊毛衫,举起扇子和宝剑,舞得比谁都认真,“强身健体嘛,什么俗不俗的”,她说。比如我老公,当年一个爱踢球打游戏喝下一整罐冰可乐的少年,如今越来越像他的父辈,最大的爱好是喝茶和钓鱼。当有一天,他兴致勃勃地向我展示新买的雕花托盘,憧憬它摆在办公室里喝茶多么合适的时候,我心里咯噔了一下:完犊子了,我们真的老了。当年70后批评80后是垮掉的一代,80后又看不上90后是非主流,如今90后也一茬茬迈过了三十岁的门槛,大家相逢一笑泯恩仇,原来都在一条船上哪。

  看着朋友圈里20岁出头的小孩们,喝了杯奶茶就大呼人间值得,打卡个网红餐厅就啊啊啊好吃到暴风哭泣,隔三差五大剂量的爱恨情仇,说到明年能拉出长长的种草清单……就觉得,他们活得好用力,好鲜活,好令人嫉妒啊。可这些东西真的摆到我的面前,我已经激动不起来了。人生大事早已尘埃落定,看过了花花世界,也隐约看到自己能力的边界,接下来还有几十年,除了责任,到底该怎么捱过呢? 如果说三十岁之前的生活,像一条小溪,横冲直撞,肆意奔流,在石头上撞到支离破碎,又还能汇集到一起,前路终究是未知的。也许一时山高路窄,乱石密布,但拐个弯儿,立马是一片柳暗花明。三十岁之后,河床倒是越走越平坦宽阔,但景致也逐渐乏味。以前遇见一朵野花就能让人赞叹不已,现在快乐的阈值越来越高,要让中年人笑得出来,得需要一整片的花海了。经过了激流险滩的冒险之后,这条小溪好像终于来到了一个风平浪静,深不可测的水库。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,涌进来的水越来越多,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。我们告诫自己得挺住,绝不能崩。

  以往看到那些在车库里掩面而哭的中年人,因为逆行就泣不成声的程序员,心酸之余也觉得好笑:至于吗?轮到自己的时候,才知道日常的涓涓细流也能溃堤。前几天我就经历了一次“成年人的崩溃”。傍晚为了点芝麻小事拌了两句嘴,中年人哪有闲功夫吵架,大家冷静一下就一切如常了,毕竟情绪稳定是我们的美德。晚上8点多,终于辅导完孩子功课,觉得肚子饿了,心情也平复了一些。于是下厨给自己做了碗面,打开一段5分钟的徒步视频,准备一边吃面一边看。筷子刚拿起来,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咯吱咯吱的脚步声。我心里沉了一下,看着眼前这碗热气腾腾的面,涌上了强烈的预感——这碗面,我不会吃不到吧。此刻,我不想聊天,不想听男人假惺惺地说好好好都是我的错,也不想像个模范妻子那样推心置腹,不想分析刚才的对错得失。我唯一的期待,就是一个人,安安静静地,一口一口把这碗面吃完,一个人,在终日热闹的家庭生活中,拥有独处5分钟。

  我说,给我5分钟,一会再说吧。他不走,说想聊聊。我说,就5分钟,吃完了就聊。还不走,说就一边吃一边随便聊聊,不影响你。我把视频停了,很认真地说:求你了,让我自己呆五分钟。 毫无征兆地,我站起来就把碗摔了。这把我自己也吓了一大跳。活了三十多年,只摔过枕头,再崩溃也保持着体面和理智,我的人生从来没有失控过。哎呀,原来摔东西这么解气!我解锁了新的人生体验。于是又抄起一盆发糕摔到了地上。还是很爽耶。当我再抄起一挂香蕉的时候,看着黄澄澄的香蕉皮,我心软了。真砸烂了,明天还得去买,多麻烦。算了,中年人的暴怒,点到为止。

  我不觉得丢人,反而为我一直以来若隐若现,没头没脑的不高兴,找到了答案。那晚,偶然失控的我,看到了心里被遮蔽的失望和愿望们,从来没有真正消失。就好像有两个我,一个是消防员,负责浇灭这些危险的小火苗,努力做一个正常的中年人;另一个,却像个拾荒者,把这些情绪碎片,细心收集到旁人看不见的小黑屋里,是它们在日夜耗散我。

  一个中年人最幸福的事,不是升官发财,而是始终还有一个容身之处。它可以是夫妻、至亲、朋友,甚至从不见面的网友,只要有一处可以完全接纳自己的地方,中年人就能守住时间对自己的消磨,等待晚年豁然开朗的那天到来。

  从前看到一张图,取材佛说譬喻经。

  一个人攀藤于树下,两只坏老鼠正在嘎吱嘎吱地啃着树根,下有恶龙,旁有猛虎,上有野蜂窝,那时觉得,这攀藤之人也太惨了吧!如今再看,竟觉得画中人有点像是自己。向上的渴望,下坠的恐慌,未知的迷茫,一齐扑来。可就在这生也生不得的时候,蜂巢里竟然坠下了五滴蜂蜜,忍不住舔上一口,甜丝丝的,心底依然不可抑制地,涌起对生活的赞美和勇气,好像还能再坚持一下下?人生半局,哪有什么胜利可言,挺住就是一切。

相关文章